专业团队是申请成功的关键,30余名金牌顾问为您提供有温度的签证服务
                                               联系我们任一金牌顾问即可咨询任何美签问题↓265*24小时微信/电话咨询已开通!

美国签证拒签故事-二十年生死两茫茫

美国签证拒签故事-二十年生死两茫茫

美国签证拒签故事-二十年生死两茫茫

今天讲一个令人听后唏嘘不已的故事,

照片中的两个人物就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右为尹班长,

左为石班长。

石班长和尹班长都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入伍的军人,

隶属于昆明军区某部不同的两个连队,

因为两人都是老家位于广西玉林博白人,

所以在部队中很早就认识了,一直都是比较要好的朋友。

79年,老山前线烽火燃起,石班长和尹班长当时入伍多年,已经都是班长,

紧急集训3个月后,就直接拉到了前线,

据石班长说,上阵地的时候,全班战士都在哭泣,

因为对至爱亲朋的思念和对死亡的敬畏,

但是一旦开打,那就是你死我活,

特别是看到战友老乡们的倒下,

那就是以命相抵,不再害怕。

他们所在的连队是加强连队200多人,

因为越军炮火的不断压制,

在攻克完一个山头后只剩下100多人,

石班长在继续往前冲锋的时候,一个16,7岁的少年突然从石班长身后田间的菜地中冒出,

从手里的提篮中拔出一颗手榴弹,

然后直接向他所在的方位扔过去,

当时石班长正在向前冲锋,丝毫没有顾及身后,

眼看手榴弹就要爆炸,

这时,一旁冲上来的尹班长眼尖手快,迅速扑上去,把石班长扑倒在自己的身下,

轰的一声,手榴弹炸了,

硝烟过后,

被压在下方的石班长毫发未损,

而尹班长却被飞溅的弹片深深的刺入了一条小腿中,

鲜血直流。

石班长心里非常不是滋味,甚至来不及道谢,把尹班长安顿给卫生员,

要马上随部队继续冲锋。

战斗结束后回到军营,才知道尹班长小腿做了简单的手术后,

已经拉到后方医院继续治疗了。

此后战事频繁,石班长得知尹班长伤好后提前复原了,

两人最开始有过一段时间的通信,后来却无故断了联系,

石班长寄出去的信件总是被频繁退回,显示查无此人。

石班长心中焦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

后来多年后,

石班长一直参加完两山轮战结束,才复原回家,

按照之前尹班长信中留下的地址找过去,

发现一个破旧的宅院大门紧锁,尹班长家中空无一人。

石班长不甘心,在村中到处打听,直到找到一个和尹班长一个家族的长辈,

才得知事情的原委,

原来尹班长复员后,被县里安排在乡计生办工作,

当时,计生工作开展十分艰难,

尹班长本来腿脚不方便,下乡走路时间长了十分吃力,

再加上村里几乎都是自己族人,很难拉下面子去罚款,

他几次都和县里提出调换工作,

无奈当时复原士兵太多,县里也没有太多的岗位可以安排,

一个机缘巧合下,尹班长的亲舅舅从美国打来了电话,

尹班长这个亲舅舅是湖南人,解放前就出国谋生,

后来辗转到美国南卡州开了一家湘菜馆,

一直都是孑然一身,没有婚姻也没有后代,

舅舅打来电话,想让尹班长去接替自己的工作,

因为自己年纪太大了,已经没办法再掌勺做饭,也没办法再经营饭店,

尹班长听后就动了心思,

尹班长的父亲,在复原前夕,给乡里修水库时不幸已经被炸药误炸身亡了,

尹班长家里只剩下一个母亲和一个姐姐,

于是他让舅舅发了邀请信,带了母亲和姐姐就直接去了美国。

因为当时办理的是探亲签证,考虑到自己可能不会回国了,

怕之后组织上调查对石班长不利,就没有告诉过石班长这件事,

同样除了至亲族人知道内情外,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石班长再想问任何关于他们一家在美国的联系方式时,

那个家族长辈表示自己也没有,因为怕调查,怕连累,

所以他们到了美国后,互相都没有再联系。

只是走之前留下一个纸条,上面有他们在美国的地址。

而且他舅舅就算是回国,也直接回到湖南了。

石班长把字条上的地址工整的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

只能无奈的结束了寻访。

此后大洋隔开,

竟然再也没了音讯,

石班长复原后,因为工作岗位缺乏,

被省里分配到贵州某林场工作,也是国家的正式工作,

再一晃20年,石班长也到了退休的年纪,

从林场回到博白老家。

石班长这20年中,几乎每次做梦都能想到尹班长,

2016年,石班长终于下定决心,

拿出了当年泛黄的笔记本,他要去美国寻找尹班长,

他要和他亲口说一声谢谢。

石班长委托别人,帮他在广州申请了美国签证,

在面签过程中,

签证官当时很同情的听完了石班长讲述的遭遇,

然后让他先回家,启动了行政审核程序,

20天后,电话通知他们,给予了拒签。

帮石班长代办的那个人,后来找到了我们,

想调档看一下是不是因为石班长的自身条件不符合要求,

他们还打算继续去签。

美国签证拒签故事-二十年生死两茫茫

其实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案例,

档案中显示的NOTE也和石班长的个人情况无关,

NOTE显示在调查中,石班长提供的这个地址根本就查无此人。

这个地址的所在,现在应该是一个公共的街心花园。

石班长听完这样的结果,无可奈何,

他只能默默的收起了自己的红旗本,

继续开始他无尽的思念,

我们打算对这件事情一管到底,

在公司文案人员的努力下,通过美国广西联谊会的寻找,

终于找到了尹班长,而且成功的让尹班长写了一封邀请函回来,

并且提供了现在饭店的真实地址。

石班长拿着重新准备的资料,再签只用了3分钟就通过了。

2016年国庆节,石班长多次转机后,到达美国南卡州,

尹班长早已等候在机场。

两个老人抱在一起,久久不能平静。

...

2017年5月,思乡情切的尹班长,回国探亲,

两个老人再次坐在一块。

诉说起往日的英雄故事。

全文(完)

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

美国签证拒签故事-二十年生死两茫茫


分享到:
第一行主标题
THE FRIST TIRLE
请输入要描述的内容进行内容补充,请输入要描述的内容进行内容补充,请输入要描述的内容进行内容补充,请输入要描述的内容进行内容补充,请输入要描述的内容进行内容补充,请输入要描述的内容进行内容补充